聚焦学术新进展,心系万家生育梦——第七届中美不孕不育学术高峰论坛圆满成

2019年1月6日下午,由世界医疗网、上海市中西结合学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主办,美国美孕医疗中心、上海长江医院协办的“第七届中美不孕不育学术高峰论坛”,在美丽的黄浦江畔上海国际会议中心成功举行。

论坛以“试管婴儿与不孕不育发展前景”为主题,邀请了北京、上海、深圳及美国等生殖健康领域的专家、学者,就整合生殖医学体系建设、不孕不育治疗策略和技术、生育力保护、男性生殖健康等热点进行经验交流,分享学术研究新进展。

世界医疗网总经理高帆先生在开幕致辞中说,世界医疗网希望为不孕不育治疗事业提供助力,提高不孕不育诊疗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水平,推动行业先进诊疗技术和手段的运用。

“如何更加有效的治疗不孕不育,圆广大患者的生育梦,是世界医疗网开展本次峰会的目的,也是我们长期坚持追求的目标!”

海上名医平台创始人、主任编辑崔颖在为“第七届中美不孕不育学术高峰论坛”致辞时说,在中国首个试管婴儿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业界从追赶世界先进医学的步伐,到站在世界医学之巅。“所以我有幸与在座各位一道,成为这个“黄金时代”变革的见证者。”

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程怀瑾教授表示,生育力下降已经成为影响人类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第三大疾病,维护生殖健康与防治生殖障碍是关系到人口质量、人口素质、家庭与社会和谐的重要命题。

他强调,男性的生殖健康与女性同样重要,当前中国男性生殖健康的现状不容乐观,面临着男性不育、前列腺疾病、生殖道感染等诸多问题,我国男性不育症患者呈逐年增长的趋势,“身体好也不等于精子好”。同时,我们还要把中西医结合起来,中医在治疗男女不孕不育方面也能发挥独特的作用。

(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程怀瑾教授)

整合医学,福泽百姓

中日友好医院男科主任医师王传航教授在题为《生殖专业的整合医学体系建设》的演讲中提出,“生殖与性健康、生殖医学事业的发展,需要新的医学模式”。与精准医学、转化医学、循证医学、中医药学、全科医学相比,整合医学还器官为病人、还症状为疾病,实现心身并重、中西医并举、防治并行、医养并进、人病同治,让医疗回归人文。“它是一种认识论、方法学,是一种治疗疾病的模式,其实质是中医与西医有序、主动的整合。”

在我国,整合生殖医学的理念和模式正处于起步阶段,因此我们需要不断的摸索建设生殖专业的整合医学体系,探讨如何将科学研究与多种临床治疗及预防手段有机结合在一起,“理想的生殖医学机构,是整合了各种资源后的一站式助孕机构”。

全力保护大龄患者的生殖健康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深圳妇幼保健院院长姚吉龙教授做了题为《妇科微无创技术与生育力保护新思考》的演讲。他介绍了单孔腹腔镜手术、微创输卵管手术、微创宫腔手术等多种保留生育能力的治疗方式,强调用医生最好的医学知识、最娴熟的技能,最安全有效方法去除患者病痛,减少副损伤,追求医学与美学的结合。他说:“能给病人打一个洞别打两个洞”,无创也许是妇产科的又一次革命。”

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的生育策略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副院长陶敏芳教授在会上分享了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的生育策略。她十分接地气地说:“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怀孕才是硬道理!”据其介绍,子宫内膜异位症(EMs)发病率越来越高,目前为2%-10%;而约30%-50%的不孕症患者被证实患有EMs,约30%-50%的EMs患者有不孕症的表现。

陶教授说,EMs患者可进行短期期待治疗,如果经半年到1年的观察仍未妊娠,要接受辅助生殖治疗。而对于严重EMs患者来说,期待治疗无效且耽误治疗。关于药物治疗,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能够提高EMs患者的生殖力。她说:“生殖医生和妇产科医生在治疗观念上有差异。是先怀孕还是先手术,是等待自然怀孕还是做试管,这需要生殖医生和妇产科医生共同携手治疗。”

上海长江医院不孕不育科主任、主任医师祝秀英在《腹腔镜在不孕不育临床中的应用》的演讲中提到,对于不明原因的不孕和子宫内膜异位症引起的不孕,需要进行腹腔镜检查。

就结果而言,不孕症的腹腔镜手术对1级和2级的轻、中度粘连的患者效果较好,3级粘连患者大多可以采用LS治疗,但手术必须考虑患者的产次、年龄、伴侣等因素。总之,腹腔镜手术治疗不孕症必须考虑为后续辅助生殖技术预留空间,避免医源性损伤。

卵母细胞的来源是成功治疗的重要因素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孕育生命离不开受精卵。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千日成教授在论坛上为我们讲解了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卵子来源,以及卵母细胞体外成熟治疗技术的现状和发展。他说:“卵母细胞的来源是成功治疗的重要因素。自然周期体外受孕/卵母细胞体外成熟或轻度刺激体外受孕/卵母细胞体外成熟被证明不仅是标准治疗的替代品,而且可能是一线治疗的选择,尤其是对35岁以下的女性。而为了获得有效的治疗,需要为每位女性制定个性化方案。”

来自由美国试管之父Dr.GadLavy医生担任医学总监的美孕美国医疗中心的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Aykut.Bayrak接着介绍了多囊卵巢综合症的临床发现,数据显示内分泌紊乱在生育年龄女性中最常见,发生率为8%-13%。他重点讲解了多囊卵巢综合征合并不孕症的治疗,包括药物诱导排卵、注射卵泡刺激素/促黄体生成素诱导排卵、体外受精(IVF)和试管婴儿技术。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Aykut.Bayrak)

不能忽视的男性生殖健康

“男性不育还需要治疗么?男性不育应该如何治疗?”论坛上,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藤晓明教授在《男性生殖与辅助技术》的演讲中指出,常规IVF-ET主要针对治疗女性因素引起的不孕,对男性因素引起的不育治疗效果相对较差。但是人们已经在提高受精率方面做出来突出的努力,从人工授精发展到ICSI阶段,已经能够治疗严重少弱精症和部分无精症。

那么,在ART时代,男性不育还需要其他治疗么?滕教授说,我们要明确两个问题,ICSI的安全性如何,以及男性不育对辅助生殖技术结果的影响。目前研究的初步结论是,精子DNA碎片对IVF结果的影响是明确的,因此要尽量进行治疗降低DFI后的周期治疗。ART技术的发展为男性不育的治疗带来了重大突破,ART时代男性不育的治疗可以通过减低ART治疗级别和提高ART治疗效率来改善治疗结果。

有遗传病的夫妇能生出健康宝宝么?

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徐晨明教授分享了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的应用和进展。据其介绍,移植前对活检的胚胎细胞进行遗传检测,为有风险的夫妇提供了生育健康宝宝的机会,避免了终止妊娠及对孕妇带来身心创伤的可能。该技术结合了辅助生殖技术、遗传和分子诊断相关技术。植入前遗传学筛查(PGD)适用于高龄产妇、反复IVF失败的夫妇和经历过反复流产的具有正常核型的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