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美国试管婴儿如何评估男性的生育能力呢?

想做美国试管婴儿如何评估男性的生育能力呢?经过一整年的努力备孕,还是没能够怀上宝宝。哀莫大于心死,跟丈夫及亲友商量之后,决定春节之后去到美国加州进行试管婴儿助孕。

环境、食物、生活作息等各种因素都会影响人们自然生育,多数无法自然生育的家庭,只能借助辅助生殖手段来实现,而美国试管婴儿技术是辅助生殖当中的“佼佼者”。

尽管主要的研究聚焦在女性的生育年龄上,但是对于男性而言,也有年龄相关的精子功能的下降和男性不孕。尽管男性“更年期”并不像女性更年期那样有确切的定义,但是,确实存在睾丸功能的下降,包括每年的睾酮水平的下降59。精液参数包括精液量、活力以及随年龄发生的形态的下降,尽管没有证实有精子密度的下降60。

针对男性年龄对自然生育力的影响的研究经常不能解释女性年龄的影响。有一项研究显示妊娠的几率每年下降3%,而其他的研究则认为男性的年龄本身对自然周期每月妊娠率的影响很小。与之类似的是,ART治疗的研究通常不能充分的控制女性的年龄。

一项研究结果显示,男性年龄大于35岁可能会对IUI有影响,但是,多数研究提示,尽管男性年龄会引起精子活力低和低妊娠率,但是不会影响IVF/单精子注射(ICSI)的妊娠率。在捐卵周期中没有发现区别。在行ART治疗的夫妇中,似乎男性的年龄对卵裂球胚胎的细胞数的影响很小。但是,有报道其第五天囊胚的形成率及可冷冻胚胎数有明显的降低。

男性年龄超过40岁似乎确实会增加自然流产的风险,即使是控制了女性年龄以后。就染色体异常而言,母亲的年龄是很显著的影响因素,相比而言,父亲年龄的影响很小,甚至在很多研究中,一旦控制了母亲的年龄,发现父亲的年龄没有影响。

但是,近期的研究表明,父亲的年龄本身或者同母亲的年龄一起,增加了唐氏综合征的风险。尽管早产和低出生体重的关系没有一致的结论,一项在美国进行的研究以及另一项在亚伯达的人群研究,即使进行了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也没有发现这种联系。

高龄父亲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有关系,如Alport综合征、先天性软骨发育不全和多发性神经纤维瘤等。据估计,父亲年龄超过40岁的的新生儿出现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的风险<0.5%。

据大型队列研究和人群数据研究的结果,自闭症谱系障碍和精神分裂症与父亲高龄有关系。

丹麦的一项关于自闭症的大型的前瞻性研究,包括了一百万名儿童,结果发现父亲年龄在40至44岁之间的孩子的相对风险为1.6,而一项以色列的队列研究发现,父亲年龄为40至49岁的孩子的比值比为5.7588,89。一项大型的美国研究发现自闭症与母亲年龄和父亲年龄有关系,父亲年龄每增加10年,其相对风险为1.390。

父亲年龄与精神分裂症的关系最初认为是相关的: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结婚和生育的年龄较晚。一项耶路撒冷的涉及9万在精神病注册处的儿童的队列研究发现:父亲年龄为45至49岁的孩子出现精神分裂症的相对风险为2.0,而当父亲年龄高于50岁时,其风险为3.091。该发现在很多其他种族的研究中也得以证实,包括丹麦、瑞典和日本92-94。

美国医学遗传学学会并不推荐仅仅因为父亲高龄(≥40岁)而进行额外的产前检查,尽管推荐有必要进行高龄父亲的潜在风险的产前咨询。

需要提醒男性朋友,Y染色体微缺失导致男性不育症的现象越来越严重!Y染色体微缺失对男性不育有着重大的影响。固然精子Y染色体微缺失对大多数患者来说还是很深奥的专业术语,但是我们知道是精子与卵子结合产生的胚胎,而且精子细胞中XY染色体又关乎基因遗传,因此Y染色体微缺失直接影响着人类孕育生命的使命。

男性不育最近几年快速提升,占不孕不育人群三分这一,另外近三分之一夫妇双方问题。 Y染色体微缺失诊断不仅可以明确无精子症或寡精子症的病因,而且可以准确描述预后。临床相关Y染色体微缺失通常见于无精子症或精子浓度少于1×106/ml的患者,少数情况下,缺失也见于精子浓度在1×106/ml到5×106/ml的不育症病人。一般的临床参数,如激素水平、睾丸体积、精索静脉曲张、睾丸畸形、感染等对是否存在Y染色体微缺失没有任何预测价值。

父亲高龄似乎增加了自发性流产、某些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自闭症谱系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等的发病风险。应当告知40岁以后的男性及其配偶其妊娠的潜在风险,尽管这种风险很小。